芭比可是驾驭印花单品的好手,云游戏成为一个最有可能将其它玩家拉到手机平台的关键工具

芭比自然也引领了不少日常时装的潮流趋势,如何将游戏内容针对屏幕更小的手机进行适配是一个问题,乐高曾在2015年推出过基于AR技术的产品 LEGO

全世界最时髦的少女,60岁了!每个女生应该从小都有这样一个梦想: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芭比娃娃,每天给她穿上最好看的衣服打扮她。Ruth
Handler女士是芭比娃娃的创始人,她在1959年创造出了这只让全世界女孩都疯狂的人偶玩具,风靡世界。的确,根据当年的审美所创造出来的芭比娃娃拥有当时堪称完美的容貌和身材,甚至还拥有让人羡慕的男朋友Ken:每天也都是面对开不完的party和聚会,从来不用学习和工作:每天也都是面对开不完的party和聚会,从来不用学习和工作:不过,随着时代和审美的进步变迁,金发碧眼、蜂腰长腿这一传统标准开始变得狭隘。美女可以不劳而获的价值观也不再被广泛接受。为了顺应审美趋势的变化,如今的芭比已经拥有了更多肤色和身材上的选择:
2 3
毕竟,让人闻风丧胆的死亡芭比粉的正主便是芭比本人。所以,无论是常人看来多么难穿的荧光黄、粉、绿,在芭比身上都变得合理了。印花单品一到春天,怎么会少了最应景的印花单品呢?芭比可是驾驭印花单品的好手,从正当红的印花打底衫到印花裙,每一个印花造型都让人印象深刻。当被芭比还原后的博主Aimee
Song穿上来自Self-Portrait的红色印花裙时,同样魅力值满分!以Rodarte
2018春夏系列为灵感还原的芭比形象就宛若仙子般迷人。纱裙+印花,是入春后最美的模样了!和真实的模特造型对比一下,芭比的演绎是不是堪称神还原呢?和真实的模特造型对比一下,芭比的演绎是不是堪称神还原呢?Rodarte
2018春夏系列
花式白衬衫身为百变的都市丽人,芭比的日常造型还缺不了白衬衫的存在。不过,芭比不穿平淡无奇的普通款,加入蕾丝、飞袖、泡泡袖等元素的设计款才是她的心头好。学芭比,用蓝色牛仔搭配白衬衫,四两拨千斤就能化身最美的职场丽人!
潮酷运动装运动装的热度不减,热衷运动的芭比自然也少不了各种运动装造型。Crop-top、运动夹克、运动leggingsPUMA之前就以芭比为灵感,推出过合作系列:不妨跟着芭比一起换上运动装,用活力满满的状态迎接新季到来吧!不知美了60年的芭比,接下来还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喜呢?不知美了60年的芭比,接下来还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喜呢?图源:Instagram、东方IC、Yahoo等
1 2
芭比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工作,且工种范围极广:芭比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工作,且工种范围极广:越来越多元的芭比世界在摒弃了单一的审美标准后,在今年迎来诞生60周年的这一纪念时刻,更值得我们的关注了!让人羡慕的大牌时装,芭比都有!备受时装界青睐的芭比,拥有着让人羡慕的大牌时装数量。这60年中,有太多设计师为她打造过光彩夺目的时装,值得回味。Jean
Paul Gaultier:1985时尚界的老顽童Jean Paul
Gaultier早在1985年就为芭比设计了这一款极具个人特色的礼服。锥形BRA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他之手:1990年,麦当娜在Blond
Ambition的全球巡回演唱会上也演绎过出自Jean Paul
Gaultier的锥形胸衣,也让它被记入了经典时装的史册。Yves Saint
Laurent:1989 Yves Saint Laurent:1989时装大师Yves Saint
Laurent也相当宠爱芭比,曾在1989年为其设计一系列礼服,很是迷人。经典之作蒙德里安裙也被芭比演绎过:经典之作蒙德里安裙也被芭比演绎过:Christian
Dior:1997诞生于1947年的Dior New
Look造型在50年后的1997年被完美复刻到了芭比身上。收腰上衣将芭比的蜂腰勾勒得分外鲜明,优雅且得体:CELINE:2004
CELINE:2004在那个CELINE还不属于Phoebe和Hedi的年代,CELINE为芭比打造的造型虽然辨识度不算很高,但也保持了芭比应有的高水准:Karl
Lagerfeld:2016 Karl
Lagerfeld:2016上个月与世长辞的老佛爷Karl一直热衷各种跨界合作,与芭比的强强联手自然也不会错过。Karl最具个人特色的黑白LOOK移植到穿惯了粉色的芭比身上,同样满分契合:Karl的辞世也引发了芭比的悼念,感谢他为启发芭比而做出的贡献。Karl的辞世也引发了芭比的悼念,感谢他为启发芭比而做出的贡献。你在追的潮流,都是芭比同款!除了让人惊叹的高级时装,芭比自然也引领了不少日常时装的潮流趋势。不信?你现在正在穿的这些单品,芭比早就将它们穿上身了!荧光色单品今年春天,荧光色单品重回潮流,吸引了不少关注。身为全世界最时髦的人偶形象之一,芭比对荧光色的演绎自然是信手拈来。
1 3
全世界最时髦的少女,60岁了!每个女生应该从小都有这样一个梦想: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芭比娃娃,每天给她穿上最好看的衣服打扮她。Ruth
Handler女士是芭比娃娃的创始人,她在1959年创造出了这只让全世界女孩都疯狂的人偶玩具,风靡世界。的确,根据当年的审美所创造出来的芭比娃娃拥有当时堪称完美的容貌和身材,甚至还拥有让人羡慕的男朋友Ken:每天也都是面对开不完的party和聚会,从来不用学习和工作:每天也都是面对开不完的party和聚会,从来不用学习和工作:不过,随着时代和审美的进步变迁,金发碧眼、蜂腰长腿这一传统标准开始变得狭隘。美女可以不劳而获的价值观也不再被广泛接受。为了顺应审美趋势的变化,如今的芭比已经拥有了更多肤色和身材上的选择:
2 3

在手机诞生不到 50 年的时间里,游戏手机的命运多舛却令人惊叹。2003
年,手机业务如日中天的诺基亚推出了自己的游戏手机 N-Gage,为当时清一色 9
键直板与翻盖手机市场画下了一个特别的符号能当游戏机用的手机。这个硬核的设计伴随《使命召唤》、《古墓丽影》等经典作品带给很多人关于游戏手机最初的记忆。但好景不长,手感差、使用方式怪异以及破解软件的影响,让
N-Gage 及后续的 N-Gage QD
成为失败的实验品,没有为诺基亚搭出游戏手机的版图,游戏手机的第一次尝试就此失败。第二次尝试出现在八年后,索尼爱立信的黄金年代,以索尼掌机
PSP go 为灵感,索尼推出了一款特殊的侧滑游戏手机 Sony Ericsson Xperia
Play,成为当时回头率最高的游戏街机。▲图自
knowyourmobile在实体按键加持下,Xperia Play Z1 上的《狂野飙车》、《FIFA
10》等游戏成为让人大呼过瘾的作品,民间高手为其开发的各种模拟器则一度让它可以媲美各种游戏掌机。但这台手机也只是昙花一现,由于搭载
Android 系统,这台手机不能原生支持 PSP
游戏,昂贵的价格及人们对手机游戏消费力不足,让游戏手机的尝试再度失败。如同西西弗斯不断失败又不断努力一样,游戏手机前两次失败没有让这一类别彻底退出历史舞台。随着《王者荣耀》、《绝地求生》、《堡垒之夜》等游戏在移动平台兴起,游戏手机这个品类迎来了壮大的机会,并在
2018
年重归人们视线,雷蛇、黑鲨、红魔、华硕等厂商的加入,则将一片蓝海呈现在人们眼前。如果说前两次的失败是各种原因综合造成的结果,那么游戏手机的第三次回归看起来则遇到了前所未有天时地利人和:硬件上渐渐追赶甚至超过传统
PC,5G
网络推进,手游玩家增多,更重要的是大型手机游戏的加持,都让游戏手机有了变革的机会。但是,如何让这一次的回归不再昙花一现?如何成为人们娱乐生活的重要部分?游戏手机当下和未来的机会又在哪里?也许现在正是我们去寻找答案的时刻。手游趋势浩浩荡荡和当年出其不意却铩羽而归的游戏手机不同,如今手机行业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游戏繁荣时期。十年前处在非智能机时代的用户大概怎么也想象不出,手机游戏会在今天生长的如此枝繁叶茂。玩家基数大,占用时间长,就连很多电脑游戏也出现在手机上,这是在
N-Gage 和 Xperia Play Z1
两个时代都不曾出现的情况,也是游戏手机得以再次复活和成长的关键因素。调查机构
NewZoo 的报告指出,2018 年,全球游戏市场收入达到 1379
亿美元,其中包含手机平台与平板平台在内的移动平台收入超过
50%,以游戏玩家数量最多的中国为例,高达 7.84
亿智能手机用户在手机游戏上贡献了 313
亿美金。更便携的手机和点开即玩的方式无疑成为许多人打发时光的重要手段,而《王者荣耀》能够在
2018 年营收 19.3
亿美金,成为腾讯最赚钱的游戏就很能说明这些。不仅仅是中国,全世界范围内,手机游戏的营收能力也在追赶甚至超过传统
PC 和主机游戏,2018 年《堡垒之夜》的全平台制霸使其以 24
亿美金收入成为游戏收入排行榜第一,而这款游戏在移动端上只用短短十个月左右的时间收入就超过
5
亿美元,且还在继续增加。在可预见的未来,手机游戏领域成长潜力是巨大的,这自然吸引了更多游戏厂商与开发者的关注。在
2018 年 BlizzCon
活动上,暴雪正式宣布《暗黑破坏神:不朽》将登陆移动平台。作为以传统 PC
游戏作为内容平台的暴雪,将自家最重要的 IP
扩展到手机平台,这在过去是很多玩家难以想象的,但事实上,《王者荣耀》和《堡垒之夜》这些游戏的成功吸引到了暴雪这样的老牌游戏公司,因为将
PC 游戏的内容带入手机中的条件正在渐渐成熟。如首席游戏设计师 Wyatt Cheng
所说:「结合触屏与手机特性,《暗黑破坏神》将有新的操控方式,让此系列有新的发展机会。」并且暴雪还表示,除了《暗黑破坏神:不朽》,还在计划更多手机游戏内容。虽然这款手游在消息公布时遭到了众多暴雪玩家抵制,但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游戏厂商的确不再将手机游戏平台看作是小众平台,把
PC
端游戏带到移动平台将越来越成为厂商开拓游戏市场的方向。手游化的趋势既然已经显现,那么顺应这一趋势出现的游戏手机自然会有更广阔的成长机会,这也是手机游戏如今越来越多的一个原因。但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个问题,解决好这个问题对游戏手机的成功至关重要,这个问题就是:如何能吸引手游玩家之外的游戏玩家?云游戏倒计时游戏圈内存在「主机玩家鄙视
PC 玩家,PC
玩家鄙视掌机玩家,掌机玩家鄙视手机玩家」这样奇怪的「鄙视链」。尽管都说「天下玩家是一家」,但无论是主机、PC
还是掌机,似乎很自然地会将手机游戏群体单独划分出去,原因无他,手机平台游戏作品不同于其它平台,大多是偏向于简单休闲的游戏类型,这也是游戏手机被很多人认为是「创造需求」的一大原因。平台差距存在太久,以至于很多人从设备上来区分是否是核心游戏玩家,但随着云游戏时代来临,这种「鄙视链」或许会画上休止符。前不久落幕的
GDC 2019 上,Google 和微软朝游戏领域扔下了几颗重磅炸弹。以 Google Stadia
和 Microsoft Xcloud Project
为代表,云游戏成为一个最有可能将其它玩家拉到手机平台的关键工具。作为一种全新的游戏形式,云游戏是一种能力,它提供玩家在任何设备上不用下载安装游戏内容就直接游玩游戏的能力。随着传统
3A
游戏体量越来越大,对硬件要求越来越苛刻,云游戏尝试通过高速网络和云端服务器支持让游戏从云端运行,直接将画面以更低的延迟传输给玩家,因此不用下载不用安装,打开任何设备随时随地可以游玩,按照
Google
的说法,这种方式带来的改变是全方位的。1,云游戏是跨平台的。任何用户都可以在台式机、笔记本、电视、平板和手机上玩到同样的游戏,因此过去玩家争执不休的平台之争问题将解决。2,云游戏是方便快捷的。无需安装和等待,点开即玩的特性让任何人都不用再等待漫长的下载过程,也不需要预留大量存储空间。3,云游戏对开发者更加友好。除了「不限设备,不限地点」的独特运输行,云游戏特殊的运行方式将帮助开发者解决盗版、外挂等问题。当然,现阶段云游戏并不能完全取代传统游戏形式。云游戏的前提是稳定而快速的网络环境,如
Google Stadia 产品经理 Catherine Hsiao
所说,「高质量的云游戏要求要毫秒级别的延迟以及质量稳定的图像显示」这正是为何这一概念早早就有人提出,也有厂商进行尝试,但如今却开始进入公众视野的重要原因。阿卡迈的数据显示,从
2010 年到 2017 年,美国平均网速从 4.7Mbps 提升到
18.7Mbps,不到十年时间网络速度提升了 3
倍,这一切正在把云游戏技术提升到真正可用的级别,这才是游戏手机真正活跃的重要推手。不过需要明确的是,尽管云游戏如此强大,短期内仍然无法和主机相抗衡,困难来自于全球网络发展的不平衡以及玩家游戏习惯的转变,因此与其说取代传统游戏方式,倒不如说云游戏为玩家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但在云游戏时代,人们将可以通过一般手机达到随时随地玩游戏的目的,随着硬件技术的进一步提升,一般智能手机与游戏手机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少,游戏手机真的有存在必要吗?当游戏回归手机游戏手机与一般智能手机最大的不同,在于从硬件和软件上都在尝试为游戏内容提供更出色的使用体验。一边是软件服务的针对性。从黑鲨、红魔出现开始,为手机加入「一键游戏」模式就成为这类手机的一大卖点,开启之后直接进入游戏中心,清理后台并关闭各种信息通知,提供更好的游戏体验。此外,提供游戏内助手,帮助玩家实时录制精彩内容,自动生成游戏集锦,甚至为玩家提供游戏内数据分析报告等,都让游戏手机的软件体验上与传统手机做出区别。另一边,硬件的针对性强化则让游戏手机相比一般手机有了更大优势。为了满足一些重度玩家长时间的游戏体验,游戏手机厂商做出了各种技术上的尝试:操控上,ROG
手机、红魔手机二代都加入了侧边电容触控按键,黑鲨游戏手机 2
则添加了屏幕内压力触控和专属手柄,这些都提升了玩家游戏时四指操作的便利性。屏幕上,雷蛇的
Razer Phone 加入了一块高分辨率,支持 120Hz
刷新率的屏幕,今年发布的黑鲨游戏手机 2 则为 AMOLED 加入了全局状态下 DC
调光控制,进一步加强了游戏画面体验。声音体验上,雷蛇的 Razer Phone 与
ROG 手机提供了前置双扬声器支持。散热上,无论 ROG Phone
还是黑鲨,都尝试了外接散热风扇的形式给手机快速降温。游戏手机厂商在硬件设计上用各种方式尝试着「如何在手机上玩游戏更好」的终极目标,有意思的是,这个目标不但为游戏手机带来了一定的用户群体,还影响了一般手机的产品设计。今年在黑鲨游戏手机
2 上出现的 DC 全局调光特性,在很短时间内就引起了包括
OPPO、小米和魅族等厂商的跟进,游戏手机在技术上的激进或许会带来其它手机的改变。除了这些,关于游戏内容的底层优化,则开始让游戏手机变得越来越适合进行各种游戏,这离不开巨头进行的技术尝试,今年出现在
GDC 舞台上的微软,就带来了触摸适应套件这个令人兴奋的消息。同 Google
Stadia
的目标相似,微软也希望玩家能在任何设备上玩到自己想要玩的游戏,因此将游戏串流到手机就是一个重要方向。但除了网络速度之外,如何将游戏内容针对屏幕更小的手机进行适配是一个问题,触摸适应套件就非常必要。通俗来说,触摸适应套件就是帮助游戏开发者将主机游戏上的按键布局更好适配到手机上。比如
Xbox
手柄上众多按键如何在手机上更好分布,或者如何针对性的将一些游戏的控制方式进行改变,触摸适应套件都允许开发者自行定义。▲图自
Windows
Central这样做极大方便了开发者的游戏内容移植工作,比如《茶杯头》这样的游戏,开发者不需要用到手柄上的
LT、RT 等按键,就可以只保留方向十字按键,做到精简。而《极限竞速地平线
4》这样的游戏,在地图放大和缩小时,原本需要手柄按键操作的方式通过手机的触摸屏特性变得更加便捷,这样有针对性优化后效果将更好。无论是手机本身的改变,还是游戏开发者对内容的深度优化,都让游戏手机这一品类变得更有存在意义,以此为基础,游戏手机的价值正在展现。游戏手机的未来比起游戏主机和游戏掌机,如今的游戏手机面对的竞争无疑更加苛刻,底层系统基础造成了内容上不具备较强独占性,因此硬件配置并不会起到决定性作用。但互联网的开放性却能帮助游戏手机连接和扩展玩家群体。在可预见的未来,游戏手机厂商会更有针对性为用户群体做出调整,进行经常性的系统功能更新会使常态。而从上游来说,游戏开发者往往需要更有针对性的内容调整,这就需要游戏手机厂商的经验和反馈,当这种游戏手机生态建立,其独特价值就会进一步体现。另外,通过手机保持联系,越来越多游戏作品在手机平台将会表现出更强的用户黏性,如
Wyatt Cheng
所说「《暗黑破坏神》是个重视人际互动的游戏,手机本来就是跟他人互动」除了便携移动外,游戏手机从社交上的强化能进一步放大出色的游戏体验。云游戏、接近电脑的硬件基础、5G
网络环境、更便捷的适配、游戏社交化的加强种种原因叠加在一起,让游戏手机不会和过去一样昙花一现,也不会只是一小部分人的专属。5G
时代是游戏手机的关键时期,而未来的游戏手机,则将见证云游戏的崛起。

几乎每个星期,乐高集团总会迎来大约几位的小朋友。他们被带进一间面积不大的房间内,一些崭新的产品出现在这些孩子面前。2位玩具设计师和洞察专家观察着孩子们的一举一动,捕捉那些让他们发出哇的瞬间,或者他们感到索然无味的时刻。在小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或许关系这家全球最大玩具制造商的未来。玩具设计师和洞察专家来自乐高集团内部的创意玩乐实验室,这是一个80多人的团队,其中一半是设计师拥有着玩具设计、工业设计和产品设计等背景。两个孩子的父亲,Tom
Donaldson是这个实验室的负责人,你永远不可能猜到小朋友在想什么,这是这份工作最大的挑战和乐趣所在。他对界面新闻说。Tom
Donaldson和这个实验室的任务,正是为这家已经成立87年的丹麦玩具厂商,研发出最有前瞻性的玩具,或者说玩乐体验。LEGO
Hidden Side系列例如一款即将在今年夏季上市的LEGO Hidden
Side系列,它将实体积木和虚拟世界捆绑在一起这是一个惊险故事为主题的乐高积木产品,有两个不同的主角,小朋友可以拼搭出公共汽车站和学校等场景。在这之后,她们可以通过手机上的一款智能应用,扫描拼接好的乐高积木,然后在手机屏幕上触碰几块积木,就会看到有幽灵从他们拼搭的世界里冒出来。这是Donaldson和团队花了一年半设计出来的成果。它基于AR(Augmented
Reality-enhanced增强现实)技术,为整个体验加入了人物角色,故事主线和游戏任务你需要在在虚拟世界里捕捉到一定金钥匙,并且升级装备,从而打扮幽灵。LEGO
Hidden Side系列事实上,乐高曾在2015年推出过基于AR技术的产品 LEGO
FUSION,这在当时引起了很多讨论,并且被美国玩具协会评选为当年的电子类年度玩具。不过这一次,创意玩乐实验室第一次在关于AR技术的乐高产品中,加入了完整的游戏故事主线。事实上,技术是第二位的。Tom
Donaldson说。更关键的是内容故事和人物角色,我们是为儿童做设计,而不是为了迎合技术。但技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帮助解决一些小麻烦。Donaldson在和团队不断做测试时发现,小朋友会不经意地遮挡住手机摄像头,这样就会影响到扫描的效果甚至无法识别。随后他们进行了一些设置,让软件可以探测到小朋友的手是否遮挡了摄像头,并在软件内进行引导,比如跳出一个什么动画效果让小朋友的手从摄像头挪开,去触摸屏幕。除了LEGO
Hidden
Side,创意玩乐实验室还推出了一款可以支持6款乐高已有积木系列的移动应用LEGO
AR-Studio。乐高积木盒里那本厚厚的拼搭指南,也有了一种交互式3D体验的版本。Donaldson和团队采用计算机视觉来增强这一效果,可以通过你的想法来提供拼接建议。LEGO
AR-Studiode的效果对于技术创新来说,时机很重要。Donaldson对界面新闻说,如果一个技术太超前了,它没有起到作用,那么快就会被人遗忘。尤其是孩子的耐心时相当有限的。而你太晚了的了话,可发挥的空间就很小了,你就没有办法去展示这种技术的优势。那么乐高现在站在了合适的时间点上了吗?从技术创新来看,AR的运用已经相当成熟,并且是目前比较理想的,把积木与虚拟游戏结合起来的方式。从市场层面上来看,数字化与实体积木的混搭,也可以带动一部分积木玩具的消费。乐高发展历史上,曾经过一段不太成功的转型,就是因为脱离了积木本身。而如今,无论是电影、主题乐园还是数字玩乐产品,它都围绕积木展开。乐高的优势在于它拼接方式带来的创创造力启发,而通过AR赋予的数字化体验,则可以拓展出玩具市场的更多可能性。在商业世界,乐高也需要开始进入它的下半场。2017年,乐高集团的收入在增长了13年之后首次下跌8%。随后公司调整了策略,重视美国和中国两大市场和数字渠道的销售,2018年它全球零售收入非但没有继续下跌,反而同比增长3%。而中国市场,则是连续实现了两位数增长。LEGO
AR-Studio扫描积木后的画面,积木还可以实现喷火等动画效果。未来5年内,数字化游戏与玩具将成为最有吸引力的类别。市场调查公司欧睿负责研究玩具市场的分析师Utku
Tansel说,乐高如果要在市场上保持一定地位,便需要在这个方面加强。Donaldson把创意玩乐实验室是为未来增长的推动力之一。它对乐高未来的增长相当重要,因为现在孩子们最想要的玩具是人人都有的爆款玩具,是那些他们在学校里讨论、操场上分享的新家伙。Donaldson说,我们设计出来的产品就是想要打造这样的效果,这也是推动乐高营收业绩增长的动力之一,所以从根本上,我们不只是一个研发部门。我们对融合了数字玩乐的新产品和体验所取得的积极反馈感到兴奋。乐高集团首席执行官Niels
B Christiansen也在乐高集团2018年财报发布之后这么说道。这样就不奇怪,
LEGO Hidden
Side在乐高内部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创意玩乐实验室一共要请了来自3个国家1400个家庭进行测试,并且持续完善,直到2019年夏季上市。眼下,Donaldson也正在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声音、机器学习和计算机视觉等等都是我现在感兴趣的方向,但我们主要还是为儿童设计,更关注玩乐体验的内容。Donaldson说,我们也还要不断地探索,因为大人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小朋友喜欢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