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家今年取消临时收储政策,各市棉花协会监测点对今年棉花面积再次进行了调查

造成目前棉农不愿卖、企业不敢收的僵持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内地棉花补贴政策迟迟不露面,国家在新疆开展棉花目标价格试点,国产棉价格高质量差企业用不起

2014年10月24日,河北省棉花协会召开二届五次常务理事会暨棉花形势分析会,副会长、常务理事以及邯郸、邢台、衡水、沧州、唐山、石家庄等主产棉市棉花协会和棉花企业,常山纺织股份、新大东纺织公司、恒瑞纺织公司等纺织企业参加了会议;中国储备棉总公司石家庄办事处负责人、省发改委、省农业厅、工商局、农发行等部门受邀出席。参加会议的30余人,受会长赵增华委托,会议由常务副会长杨善兴主持。一、面积下降,产量持平,品质提高按照省棉协会安排,各市棉花协会监测点对今年棉花面积再次进行了调查。这次调查显示,河北省棉花面积570万亩,比6月份调查增加10万亩,比上年减少155万亩,下降幅度为21%。棉花生育期内天气晴好少雨,纤维发育好,棉花吐絮畅、无僵瓣、色泽白,衣分达到38%-39%,除马克隆值偏高外,其他指标均好于前几年。各信息点监测汇总,今年籽棉亩产普遍超过500斤,一些地方出现了600斤以上的产量,预计河北省棉花总产45万吨,基本与上年持平。二、棉农棉企空前对峙,收购进度缓慢目前采摘已经超过90%,但交售只有20%左右,进度大大落后于去年同期。进度缓慢的主要原因是,今年籽棉价格比去年每斤要低1元左右,棉农抱怨丰产不丰收,大多数棉农不愿交售,加上内地补贴政策迟迟没有启动,棉农普遍持忐忑观望心态。在产棉大市衡水,截止10月22日,全部55家400型棉花加工企业共有7家企业送检新棉3927包计891吨,其中9月份送检695包,10月份送检3232包;去年同期全市已有29家企业送检21296包计4825吨新棉,总量较去年同期减少81.55%。三、价格前高后低,后市堪忧棉花新年度开始后,个别棉花企业试探性开秤收购,价格在每斤籽棉3.5元左右,都是与纺织企业协议收购,收购量很小,随后价格一路走低,到10月中旬,籽棉价格跌至2.9元左右。进入10月下旬籽棉价格开始缓慢上升,目前达到3.3元/斤左右。籽棉价格走高的原因,一是国家停止抛储,纺织企业拿不到国储棉,进行补库,二是新疆棉为争取价格补贴要入库公检,暂时减少了对内地供应,三是近年来纺织企业原料都是边用边采,库存不足。目前在华北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山东魏桥,白棉328B级到厂报价为14300元/吨,较前期每吨提高300元。河北省棉花如果按籽棉每斤3.3元,棉籽每斤1.16元,衣分38%,加工费每吨600元,粗略计算,成本价近14300元/吨,基本没有利润。近些年内地纺织企业都倾向于使用进口棉和新疆棉,因为一致性好,且无“三丝”。有传言说,使用新疆棉可能与关税内配额挂钩,更促使大型纺织企业等待大量采购新疆棉。目前美棉现货在每磅74美分左右,按1%关税计算,在每吨12000元左右,与新疆棉相比仍每吨相差3000元。这两方面原因都使的纺织企业不愿大量采购内地棉。四、涉棉各方亟盼内地补贴政策出台与会各方都认为,造成目前棉农不愿卖、企业不敢收的僵持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内地棉花补贴政策迟迟不露面。一方面在新疆进行目标价格补贴进行得紧张有序,一方面在内地只有补贴传言,而无具体措施,棉农不知道能不能拿到补贴,怕卖早了吃亏;棉花企业无法测算棉农接受价,无法制定收购策略,不敢大量收购。与会各方建议,一是尽快明确内地棉花定额补贴政策实施细则,给棉农吃“定心丸”,促使棉农尽快交售,缓解收购僵持状态;二是政策要坚持补贴到棉花生产者手中的原则,真正让棉农得实惠,消除中间环节;三是要重点扶持植棉大县、植棉大户,不能“撒芝麻盐”。这样才能稳定植棉面积,强壮棉花产业链第一环,促进棉花产业持续发展。同时,会议还认为,涉棉各方要深刻理解国家在新疆进行目标价格管理的内涵,通过联合、重组等手段,加快走集团化、一体化发展的步伐,不断壮大自身,带动棉农增收。

央广网阿克苏10月30日消息(记者吴卓胜)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新疆有“两白”,棉花白得像雪,雪白得像棉花。可见新疆的棉花多有名、质量有多好。同样,每年这个时候,您也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新闻,说各地都开出“棉花专列”,专拉趁着棉花采摘期去新疆摘棉花赚钱的农民工。要知道,新疆的棉产量可占世界总产量的一成。  往年,就冲这个摘法,很多轧花厂,也就是把棉絮扎成供加工的棉饼的企业,还是收不到棉花,因为供不应求;今年,很多轧花厂还是收不到棉,但原因可不一样了。  今年,国家在新疆开展棉花目标价格试点,去年每公斤9元的收购价今年由市场主导,下降至6元左右。棉市“阵痛”导致棉农一度“持棉惜售”。那么,这项改革新政,是怎么推动棉花价格走上市场化的?回归理性的中国棉价又将为棉纺企业带来怎样“曙光”?  阿克苏市西郊有一条5公里长的“棉花一条街”,近20家棉花收购企业成为每年9到11月棉花交售期最繁忙的地方。而在10月中旬,持续走低的棉价在当地上演了棉农“持棉惜售”和轧花厂“收不到棉”的一幕。阿克苏建光棉业公司生产厂长孙银章向记者道起了苦水:往年十一过后能收7000吨,当时也就2000吨,每公斤6块3的籽棉收购价不能再高了。  孙银章:我们收的成本价都要1万4、5了,现在卖出去14200,加工费都保不住啊,销售现在也难,你不干赔得更多,干了少赔一点。  听说阿克苏棉花价格高,棉农买买提·吐尔孜专门雇车带着17吨棉花从400公里外的喀什伽师县赶来,每公斤虽多卖6毛钱但他还是觉得不划算,不想卖,可10月30号的棉贷还款期限、付拾花工工资都迫在眉睫。  买买提·吐尔孜:价格太低了,棉花1000亩有合同的50%,贷款40多万,7万多块钱利息出来了,棉花生意不行种麦子,一亩地还给200多块钱补贴。  买买提·吐尔孜所说的“合同地”是对棉田开具的“种植证明”,它是今年棉花目标价格试点发放差额补贴的条件之一。在棉花采售期结束后会测算出一个平均价,当新疆棉价低于国家今年6月确定的每吨19800元目标价时就会启动差价补贴,向有“种植证明”和在扎花厂交售开具税购发票的种植户,按照面积60%,产量40%的比例补齐差价。也就是说,棉农的收入来自当下的棉花销售和政策补贴两块儿。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农水处王胜民:你觉得大家都是这个价格卖,跟着卖就行了,卖完最后算一个平均数,低多少国家补多少。在一定时间不卖的话,你就不要领国家的这份补贴了。你愿意赌后市,就根据市场走吧。  过去,棉农只知道种棉花赚钱,殊不知是国家临时收储政策抬高了棉花价格,于是国内棉花的收购量,储备量越来越多,其价格远高于国际市场,没有了竞争力,已经难以为继。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李国祥教授:我们的棉纺企业就不愿用国内的棉花,要不断的进口棉花,结果导致国内棉花的储备越来越多,这肯定是个很大的问题,如果还是像过去那种临时收储,它的弊端越来越多。  今年,国家启动棉花目标价格试点,让棉花价格由市场形成,这对棉纺企业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比较过去的棉花价格,即使让纺织厂建在了产棉区,也没有价格优势。  阿克苏立天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建华:去年我们向东南亚卖的棉纱,32支纱,成品纱卖1万9500,而我们到国储棉拍的话是2万06,也就是说我们不纺纱每吨就亏6000块钱。国家出台这个政策是个利好消息。  棉价由市场主导这是大势所趋,“阵痛”过后必须找到出路。南疆百万亩棉花种植大县——阿瓦提农场管委办主任周雪松告诉记者,要提振棉农信心,得在提高单产上下功夫,改变以往粗放式种植模式,选用丰产良种,力争将目前300公斤的亩产量提高到500公斤,增加棉农收益。  周雪松:潜力还是非常大,单产提高了农民在收益上面就会有提高,如果种植好了,把滴灌都能覆盖的话,达到500公斤也不成问题。  新疆作为我国最大的棉花产区,今年棉花总产量预计将达450万吨,占全国七成以上。国家《纺织工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支持新疆发展棉纺工业,带动百万人就业。阿克苏地区行署副专员尼亚孜?阿西木说,面对棉花目标价格试点改革,要在挑战中抓住机遇。  尼亚孜·阿西木:纺织工业发展以后就业容量增加了,农村的富裕劳动力转移出来了,对增加农民收入也是有好处的。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要适应当前的改革和市场变化,让我们的棉花产业站稳脚跟。

深秋,棉花采摘进入尾声。跟往年相比,今年行情大不一样,棉花产业出现“四不起”现象:投入多效益低农民种不起、卖不起,国产棉价格高质量差企业用不起,收储棉占压资金大逆价抛销国家补不起。从种植、收购、储备到生产,整个行业一条龙可用一个字概括:愁。农民种不起—愁明年种什么监利县大垸农场科技示范户陈世平今年种30亩棉花,他粗略算了个账:每亩成本约1025元(包括种子、农药、整田播种、请人摘花、田租等),30亩成本要30750元。收入方面,按10月20日当地收购价,每斤籽棉2.9元,每亩产量350斤,30亩总收入30450元。两相比较,还亏300元。陈世平说,种棉20年,今年情况最糟糕,“确实种不起”—耗时长,从4月份播种到11月份采摘完毕,种棉周期8个月,工序多,成本高,连他这种示范户都亏本,其他农民亏得更多。荆州市棉花协会统计,全市种棉成本平均每斤3.5元,收购价低于3.5元农民就亏本。大垸农场去年棉花面积12万亩,今年5.8万亩,减少50%以上,很多农民都改种黄豆、芝麻、玉米等,依然亏本。大家都在犯愁:明年种什么赚钱?农民卖不起—轧花厂收不到花公安县埠河镇晶发棉业是省发改委定点布局的400型轧花厂,到了10月收花高峰,厂内却冷冷清清。昨日,该厂过磅员、帮运工坐在板凳上聊天,轧花车间落满灰尘,厂长何昌达介绍:“10月1日开秤,到20日收不到70万斤花,去年1天就收70万斤。”北闸村3个棉花贩子拖了一车花来卖。贩子陈金国说,农民卖不起,都在等涨价。16日,公安县棉花协会开会,9家400型轧花厂都没收到多少棉花,大家非常着急。荆州市棉花协会负责人轩慎启说,全市37家400型轧花厂,今年几乎都没开车轧花。何昌达说,轧花厂收不到花就要关门,他们厂是国家扶持企业,现在还没走上正轨,就要面临倒闭。企业用不起—愁价格愁质量众和纺织公司是荆门最大纺织企业,一年用国产棉6000多吨,眼下因原料成本高,企业效益不佳,基本处于保本经营状态。公司副总经理吕宁介绍,往年国家对皮棉采取配额制,比例是4:1,即棉纺企业用4吨国产棉,才允许用1吨进口棉。今年国产棉价格17250元/吨,进口棉价格是14750元/吨,相差2500元。国内棉纺企业用高价国产棉,出口产品与印度、越南等纺织企业竞争处于劣势,导致很多企业亏损倒闭。洪湖市经信局负责人介绍,洪湖市6家棉纺企业今年全部关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原料成本太高用不起。成本高迫使企业转型。众和纺织去年就用纤维代替棉花纺纱。今年国家取消临时收储对棉纺企业算是利好,能到市场买花,但国产棉品质差,可纺性不高。国家补贴不起—库存棉花成包袱公安县银都棉业公司是国家定点收储企业,现库存6.3万吨皮棉,相当于公安县全县两年的产棉量。公司仓库内,打包的棉花整整齐齐堆放到屋顶,有些棉花包上还标注着“2012年”日期。公司负责人介绍,今年国家取消收储政策,仓库没收1斤花,国家每年拨付保管费630万元。荆储棉业也是国家定点收储仓库,负责人熊传枝介绍,目前全国库存1100万吨,国家每年拨付保管费110亿元。而且,国家过去3年为保护棉农利益而高价收储棉花,每吨皮棉2万元,比进口棉花还要贵6000多元。这些棉花多放一年,质量就差一个等级,国家损失巨大,政府企业都在愁如何甩掉包袱。“四不起”现象背后—政策与市场叠加轩慎启介绍,目前国家棉花库存1100万吨约占全球60%,按照世贸协定,2014—2015年还要进口200万吨,国内每年棉花消费量900万吨,供给严重过剩,故国家今年取消临时收储政策。市场与政策叠加,价格下行,传导至整个行业,产生“四不起”现象。因此,种植结构调整势在必行。今年春,省农业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农业部门指导农民不种或少种棉花,国家政策调整信号非常明确;产业升级也迫在眉睫。比如监利县今年新投产的盛源纺织,花巨资从德国进口全球先进气流纺设备,自动化程度高,22台机器只需2人看管,大大降低生产成本,产品出口到了欧美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