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反’斗城讲究的是体验感受,而就在这个打击盗版的主题晚会上

玩具‘反’斗城讲究的是体验感受,影视业务如何在中国,而就在这个打击盗版的主题晚会上

这个来自美国的玩具零售品牌进入中国3年,在中国共开了17家店。

迪士尼一直无法在中国复制其传统模式:先发展影视和乐园,再发展衍生产品。在中国,衍生产品成了迪士尼业务的急先锋,却因为缺少影视业务的支撑,发展受到制约。

之所以登上央视舞台,直接理由是“魔卡童”开创了纸质玩具代替传统塑料玩具的先河

玩具“反”斗城

迪士尼小心翼翼地展开对中国媒体业的试探。4月12日,迪士尼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拜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业内分析,迪士尼是在寻求媒体业务的在华突破。
迪士尼中国高管曾对外坦言,迪士尼无法在中国复制其传统模式――先发展电影和电视市场,再发展衍生产品和内容。在中国,迪士尼选择先做衍生产品,观望着中国的发展变化,再设法做影视生意。
理想的状态是,迪士尼的影视剧环绕着一个三线城市的家庭,频繁播出。孩子们一出家门,配套的服饰和玩具也贴心地出现在街角。但迪士尼的影视业务在中国面对政策壁垒,始终推进迟缓,这意味着消费品业务可能受到制约。
难以落地的迪士尼频道
4月中旬,迪士尼“全球的大老板”在北京拜会了中宣部官员。迪士尼中国的媒体负责人如是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
根据官方媒体披露的消息,迪士尼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在会见中表达出与中国方面“合作”的意愿。而刘云山亦表示欢迎。至于合作的具体意向并没有披露。
迪士尼频道能否在华落地,一直备受关注。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一位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迪士尼曾与SMG接触,讨论过在电视业务甚至迪士尼频道上的合作可能,但并没有下文。迪士尼中国方面对此向记者表示尚不清楚。
影视业务如何在中国“破局”?迪士尼明白,需要更多的耐心。
在其本土和许多其他国家,迪士尼有一套熟练的“轮次收入”模式。动画制作是源头,发行拷贝和录像带,赚到第一轮收入。用动画片的人物、情节和素材来做主题,迪士尼的主题乐园和度假村赚到第二轮收入。被划分为玩具、家居、零售等七个部分的消费品业务,被视为迪士尼影视的衍生品,是迪士尼最后一轮收入。资料显示,第三轮收入占迪士尼总量的40%。
而在中国,迪士尼是倒着来的。迪士尼的中国高管曾对外表示,中国内地的市场与其他国家有很大不同。迪士尼以影视为先头部队的做法在中国走不通。
数千家衍生品零售店现已遍布全国。2009年,上海迪士尼乐园终于得到官方确认,但破土动工直到建成开放,至少还需4年时间。至于迪士尼的影视业务,除了上世纪80年代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迪士尼动画片《米老鼠与唐老鸭》之外,在中国还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
中国媒体正处在变革时期,对外资的态度不明朗,迪士尼的谨慎不难理解。 2
从“进口片”到“国产片”
迪士尼在华是有紧迫感的。中国本土企业对迪士尼的冲击已经开始。
典型的是“喜羊羊与灰太狼”,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主任邵浩文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喜羊羊系列动画片,已经在全国60多家电视台播出。
眼下中国电视界“制播分离”正在探索,由制作公司提供内容,在电视平台上播出――原创动力已经打通了“供货”通路。邵浩文表示,原创动力的思路是,以影视剧带动衍生品销售,而随着喜羊羊与灰太狼的产品的渗透,更多的人对影视剧产生兴趣,彼此轮动。
据透露,喜羊羊电影第一部票房达到约9000万元,第二部约为1.28亿元,且在电视上频繁播出。第二阶段原创动力通过人偶剧巡演、图书、杂志等再下一城。第三阶段是衍生品的开发。目前原创动力已有150家授权商和上千种授权产品,授权费用占公司总收入的四分之一左右。
迪士尼也一直在挖空心思,一个聪明的办法是找到中国本土企业,合作拍摄“本土化”影片。《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华谊兄弟影视部门处了解到,迪士尼与华谊兄弟、SMG正在合作拍中国版的《歌舞青春》。迪士尼与SMG负责制作和推广,华谊兄弟负责发行。合作拍“国产片”可能为迪士尼提供更大的空间。
记者已通过邮件向迪士尼中国询问本土合拍片的详细情况和未来计划,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影视软肋制约“线下”推广
迪士尼正把消费品业务伸向中国三线城市。然而影视业务不突破,迪士尼的消费品推广受到了制约。
迪士尼对外宣布,计划以一种综合“一站式”的零售店进入三线市场,店内产品种类涵盖服饰、文具和玩具等多种产品。计划今年年底前开出20家,在3年之内扩张到500家。
孙阳供职于一家迪士尼的授权商,常驻北京。公司获得迪士尼授权,生产益智玩具,合作已有7年。
孙阳所在的公司每3年和迪士尼签一次授权合同。公司从迪士尼拿到图案、自行设计、经迪士尼审核后送到位于深圳的工厂生产,再向公司下一级的300多家批发商和零售商供货。迪士尼向授权商收取授权费。一种方式是按销售比例提成,业内盛传比例可高达8%。孙阳的公司采用的是另一种方式,每年固定上缴300万元人民币。公司每年国内销售额为8000万到1.2亿元人民币,孙阳还是觉得300万授权费太贵。
这是迪士尼惯用的授权模式。孙阳向记者表示,有三大问题令授权商深感困扰。首先是价格高;其次是假货横行,孙阳估计,假货夺去了自己30%到50%的销售额,三线城市市场秩序混乱,有的超市都在明目张胆卖假,授权商深恶痛疾却又无能为力。孙阳觉得,非得由迪士尼和工商部门联手,才有可能解决这一问题。
然而令孙阳最不满意的是,迪士尼的推广力度不够。他告诉记者,现在电视里看不到迪士尼的动画片,仅仅靠授权商吆喝产品,做得很累。他希望迪士尼在“线上”更多地“出镜”,从而推动“线下”的销售。孙阳觉得,只有迪士尼能在国内大中城市多做一些演出,在电视台多播出一些动画片,持续不断地推广下去,他所经营的各种衍生品才会卖得更加顺畅。
而孙阳提出的第三个问题,也正是迪士尼目前最为棘手的。

新蒲京200.c软件下载,纸质玩具

全球最大的玩具及婴幼儿用品专门零售商玩具“反”斗城将于5月8日在杭州万象城购物中心4层开设一家新店,至此,杭城就有2家玩具“反”斗城了。这个来自美国的玩具零售品牌进入中国3年,在中国共开了17家店。
“快乐体验”是玩具“反”斗城独特的文化,“和很多商场里只能看不能摸的玩具不同,玩具‘反’斗城讲究的是体验感受。”玩具“反”斗城中国区总经理方鋐昌表示,“同时,玩具‘反’斗城将安全视为最重要的因素,产品都符合国家CCC认证,并符合玩具行业的安全、环保的国际标准。此外,为对准中国父母的需要,店内还有品类最齐全的‘澳门新蒲京官网网址,益智玩具’,为孩子们的智力开发提供更多元的选择。”
玩具“反”斗城还把玩具零售业的会员卡制度带入中国,顾客如果成为玩具“反”斗城[星卡]澳门新蒲京app下载,会员,很多商品都能享受非常优惠的[星卡]会员价,[星卡]积分还能定期收到星卡奖赏券,孩子生日的时候也会收到生日礼券。
玩具“反”斗城更推出了“低价保证”的服务政策。如果顾客在同一城市其它零售商店发现同样货品的售价比玩具“反”斗城低,只需把货品及收银小票于7天内一并带回店铺,玩具“反”斗城会把差额退回。
为庆祝新店开业,玩具“反”斗城特在万象城店推出了“反斗有钱赚”的活动,消费者只要购物满300元,即可获得50元的玩具现金券,活动只限开业的前两天。同时,为鼓励更多的消费者成为玩具“反”斗城[星卡]会员,店铺还推出了购物满200赠送精美品牌玩具的活动,活动一直持续到5月16日。
除此之外,从5月16日开始,玩具“反”斗城还特别联合了美泰品牌在万象城一楼中庭强档推出女孩们最爱的“芭比时尚达人show”。

1

2010年4月26日,第十个世界知识产权保护日,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第三次举办“绿书签行动2010”大型主题晚会,倡导、分享正版生活,创造有生命力的、充满希望的绿色生活环境。
而就在这个打击盗版的主题晚会上,一家以教育为己任,生产儿童益智玩具的企业登上了央视舞台,进入公众视野。舞台上,从孩子们可爱的笑脸上,我们感受到玩具带给孩子的快乐,也切实体会到了企业商业创新的力量。
该企业是来自制造业发达的江苏省昆山市的魔卡童创意设计有限公司。之所以登上央视舞台,直接理由有两个:一个是“魔卡童”开创了纸质玩具代替传统塑料玩具的先河,其产品具有很强的差异化优势——材料环保、色彩鲜亮、易于储藏和更新,而且物美价廉;另一个原因是魔卡童非常注重知识产权的使用和保护,让创新真正带来进步的力量,进而收获商业财富。
魔卡童总经理潘荣华说,“魔卡童”是以教育为最终目标,自主创意设计并用环保纸张生产制作各种配有故事的等比例缩放的社会实景,有着多条产品线的教育文化类企业。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涉及很多领域,需要搭配制作、设计团队和国内知名的儿童教育、社会教育、心理疏导专家团队等各种教育资源。我们的理想就是立足中国儿童成长性教育,倡导环保理念,用新的模式为中国玩具企业打造新的蓝海。
参与晚会的专家分析,在后危机时代,中国正在进入到经济转型期,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需要创新,要改变产品销售和原料进口定价权两头在外的被动局面,这就需要中国企业提升自身素质,不断创造新的蓝海。魔卡童的纸质玩具不但具有传统玩具一样的功能,而且是低碳环保,更有利于孩子们的健康。
经济转型期的不确定性,将使行业领先企业对客户端的直接竞争优势将不复存在,领先企业和落后企业将在短时间内回到竞争的相同起点。在这瞬息万变的关口,企业必须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关注客户、市场和产业的变化,主动改良或创新商业模式才能收获最好的利润,成为行业新领军者。“魔卡童”利用创新的思维模式和负责任的使命感改变了企业命运。
“魔卡童”正在用正确的方式应对转型带来的挑战。

迪士尼一直无法在中国复制其传统模式:先发展影视和乐园,再发展衍生产品。在中国,衍生产品成了迪士尼业务的急先锋,却因为缺少影视业务的支撑,发展受到制约。

迪士尼小心翼翼地展开对中国媒体业的试探。4月12日,迪士尼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拜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业内分析,迪士尼是在寻求媒体业务的在华突破。
迪士尼中国高管曾对外坦言,迪士尼无法在中国复制其传统模式――先发展电影和电视市场,再发展衍生产品和内容。在中国,迪士尼选择先做衍生产品,观望着中国的发展变化,再设法做影视生意。
理想的状态是,迪士尼的影视剧环绕着一个三线城市的家庭,频繁播出。孩子们一出家门,配套的服饰和玩具也贴心地出现在街角。但迪士尼的影视业务在中国面对政策壁垒,始终推进迟缓,这意味着消费品业务可能受到制约。
难以落地的迪士尼频道
4月中旬,迪士尼“全球的大老板”在北京拜会了中宣部官员。迪士尼中国的媒体负责人如是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
根据官方媒体披露的消息,迪士尼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在会见中表达出与中国方面“合作”的意愿。而刘云山亦表示欢迎。至于合作的具体意向并没有披露。
迪士尼频道能否在华落地,一直备受关注。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一位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迪士尼曾与SMG接触,讨论过在电视业务甚至迪士尼频道上的合作可能,但并没有下文。迪士尼中国方面对此向记者表示尚不清楚。
影视业务如何在中国“破局”?迪士尼明白,需要更多的耐心。
在其本土和许多其他国家,迪士尼有一套熟练的“轮次收入”模式。动画制作是源头,发行拷贝和录像带,赚到第一轮收入。用动画片的人物、情节和素材来做主题,迪士尼的主题乐园和度假村赚到第二轮收入。被划分为玩具、家居、零售等七个部分的消费品业务,被视为迪士尼影视的衍生品,是迪士尼最后一轮收入。资料显示,第三轮收入占迪士尼总量的40%。
而在中国,迪士尼是倒着来的。迪士尼的中国高管曾对外表示,中国内地的市场与其他国家有很大不同。迪士尼以影视为先头部队的做法在中国走不通。
数千家衍生品零售店现已遍布全国。2009年,上海迪士尼乐园终于得到官方确认,但破土动工直到建成开放,至少还需4年时间。至于迪士尼的影视业务,除了上世纪80年代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迪士尼动画片《米老鼠与唐老鸭》之外,在中国还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
中国媒体正处在变革时期,对外资的态度不明朗,迪士尼的谨慎不难理解。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