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将收购福克斯视作是对抗Netflix的有力武器,玩具品牌

任天堂Switch,迪士尼是否打算将有线电视上的节目内容也分发到流媒体平台,玩具品牌

根据日本游戏设计师,任天堂董事﹑企划制作本部长高桥伸也的说法,早在Wii
U于2012年发布之后,该公司已经开始考虑Switch了。
他表示,到2014年底,任天堂已经有了两个想要用在Switch开发上的概念:可拆卸控制器(Joy-Cons)和家用/便携式混合主机。
最终的结果是:任天堂Switch。
任天堂的小泉欢晃也表示,该公司看到了现在的游戏业务在硬核家用游戏主机和休闲手机游戏之间的分裂。
然后,他们着手将两者与Switch结合起来。
但是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任天堂现在是否正在准备下一代主机?

文 | Joe Nocer
彭博专栏作家,曾为《时尚先生》《GQ》和《纽约时报》写过商业专栏,《财富》的前编辑部主任。
一直以来,坊间关于迪士尼和21世纪福克斯并购案传言已尘埃落定:迪士尼将以约52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21世纪福斯旗下的大部分核心娱乐资产,这也是正处于快速兼并期的娱乐传媒业的最新一起整合案例。据悉,迪士尼将由此获得电影工作室、英国天空电视台39%的股份、FX和国家地理等有线电视频道、多家地区体育有线频道以及流媒体服务Hulu的控股股权。
在12月14日迪士尼正式公布收购案之前,业内外普遍对此次整合行动持乐观态度。华尔街咨询公司GBH
Insights的科技研究主管丹尼尔伊夫斯形容自家客户此番来了一个漂亮的全垒打,将在接下来几年内创造出一个在内容和流媒体服务双领域齐头并进、空前强大的迪士尼;《纽约时报》认为这将令迪士尼在全球流媒体服务业野心大涨,势必威胁到硅谷布局娱乐产业的壮志,而且还将推动好莱坞影业的进一步巩固合并;彭博高级媒体/网络分析师保罗斯威尼指出这将是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为公司划下的决定性一笔。艾格还将合同任期延长到了2021年,以期监督对所购入福克斯资产的最终部署。
我当然不愿成为众矢之的,但艾格最好也得小心行事。在我看来,如果真这样做,恐怕他会被视作杰拉德莱文第二,这位时代华纳前任CEO曾在2000年的错误时期选择了错误的并购伙伴,一手酿成了史上最失败的交易之一。
迪士尼将收购福克斯视作是对抗Netflix的有力武器。因为聚齐了迪士尼和皮克斯的电影,再有福克斯的《辛普森一家》、《国土安全》等动画、剧集内容加持,将其投放到统一的流媒体应用上,也就有了与Netflix、亚马逊旗鼓相当的作战基地。
然而我对此颇为怀疑。首先,Netflix和亚马逊具备先发优势,早已在内容关注度和前卫科技上先拔头筹,迪士尼若想迎头赶上必将面临诸多困境与压力;其次,迪士尼收购的大部分资产都属有线电视,这也是迪士尼始终不愿放弃的业务。
购入福克斯和天空电视台将迪士尼与过去的发展老路牢牢黏在了一起,美国宏桥信托投资集团分析师里奇格林菲尔德表示:因为它所增持的网络资产与既往生态系统联系十分紧密。比如说迪士尼已被成功验证的策略之一,便是与有线电视分销商协商之后将其包括ESPN、ABC和迪士尼在内的网络打包贩卖。此举让迪士尼占据了价格上的绝对优势,因为其售卖的是有线电视急需的最主要内容。短期来看,购入福克斯将进一步巩固迪士尼的价格优势,同时可能帮助其增加营收。
但长期而言,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不再观看有线电视,坐拥这些资源倒更可能成为一种沉重负担。
迪士尼与福克斯并购案最具商业意义的一点,当在于两家电影工作室的合并。这样的合并将最大限度节约资金,使迪士尼具备了对21世纪福克斯旗下海量影片资源的所有权,从而增强对影院的控制。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此一来迪士尼的影响力或许强过了头,收购完成后它将控制高达40%的电影生意。这也不由令人联想,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是否会要求迪士尼出让部分电影资产,以削弱它对影院的控制呢?参考ATT收购时代华纳案当中司法部的反对立场,我想,答案非常明显。司法部必然会阻止此项收购提案,至少会反对两家影业的合并。
话说回来,真正让我搞不懂迪士尼究竟在想什么的,是关于有线电视的收购部分。我们可以细想一下迪士尼当前的流媒体策略。大批用户放弃了曾经的摇钱树ESPN,作为对策,迪士尼宣布将在明年春季为没有使用有线电视的用户提供流媒体版本的ESPN。迪士尼还将撤回当前在Netflix授权的所有电影与电视内容,将它们投放到自己的流媒体服务平台,预计在2019年正式启用,并以月付的形式收取一定费用。
但这里还有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迪士尼是否打算将有线电视上的节目内容也分发到流媒体平台?有了迪士尼和皮克斯影业的支撑,大家很可能都会去注册成为新平台用户,可是它会把依然在电视频道播出的《美国谍梦》或者其他的FX电视剧放上去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新版迪士尼平台的受欢迎程度可能也大打折扣。
至于即将问世的ESPN应用程序,如果它不投放ESPN有线电视频道的那些节目,那我对平台里的运动节目质量深表担忧。用柯尔盖特VS巴克内尔大学篮球赛替代《周一足球夜》?德州理工VS密西西比大学排球赛替代大西洋沿岸联盟篮球赛?那能有多少球迷愿意买单?
最核心的问题在于,艾格试图一次性解决相互矛盾的两件事。他想把迪士尼塑造成流媒体阵营的扛旗大军,又想抓紧曾经盈利颇丰的有线电视。迪士尼收购福克斯的举动丝毫不会改变当前的矛盾局面。举个例子,福克斯旗下的有线电视频道FX要求其App用户必须订阅电视方可使用。如果这一做法不变,那么迪士尼很可能就像失去ESPN订阅用户一样,逐渐流失FX的用户基础。
至于Hulu,目前还不清楚迪士尼在没有康卡斯特允许的情况下能做什么,毕竟后者持有Hulu
30%的股份。不管在何种状况下,似乎都不太可能凭借Hulu威胁到Netflix的发展。
有线电视劫数难逃,或许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它才会消失,但等到绝大多数电视观众能够从流媒体平台获取所需内容的时候,便是有线电视消亡之日。迪士尼掌握着大量优质内容,毫无疑问,这能够帮助它对阵Netflix。但真要见到这一火拼场面,艾格就不能只盯着短期营收和市场股价,还要下定决心突破万难。正如分析师格林菲尔德致信客户时所写的:
与其继续每年投入60到80亿美元咄咄逼人的股权收购,何不停止回购股份,采取更有意义的做法,将资金投放到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服务领域中去呢?如果艾格真的是一位伟大的CEO,我们相信他就不会担心投资人怎么想,不会害怕变革前的短期阵痛,而要突破万难去投资内容,创造一个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强大流媒体平台,把所有的新内容以及广播/有线电视上的价值资源聚合到一起。
换句话说,如果艾格真的在为迪士尼寻找出路,最不该花钱收购的就是福克斯。还是那句话,错误时期做出的错误决策。
翻译:刘欣

益智玩具近年在国内玩具市场越来越受到消费者欢迎,厂商对此类产品也越发重视。来自深圳的磁性玩具品牌酷彼伴,短短几年间迅速崭露头角备受关注;尽管在渠道拓展方面也走了弯路,但品牌创始人陈宇对于产品和行业的热情,让公司坚持了下来。日前,陈宇接受了中外玩具全媒体中心记者的专访,讲述品牌发展背后的故事。
新兵 2014年,陈宇才从配件行业转行进入儿童玩具市场。
2004年,大学毕业的他离开老家放弃安逸的工作,到东莞、深圳从事磁铁销售,一干就是十年。但配件行业利润空间越来越低,陈宇越发感受到事业的瓶颈。这期间他还开过餐饮店,也曾在深圳某电子产品公司担任CEO,但这些似乎都不是自己所追寻的,他无时不在思索转型方向。
当时,刚满3岁的孩子为陈宇生活带来了别样的乐趣。他经常到当地的商场和批发市场购买各种益智玩具给孩子,在陪孩子体验玩具的同时,发现市面上很多玩具存在着安全性的、可玩性的各种问题,他觉得很多设计还有改进提升的空间,结合自己未泯的童心和玩心,他决定自己来创造一个全新的玩具品牌。
认准了前景广阔的玩具行业,结合自己在磁铁行业干了10年的经验,陈宇为自己的初创公司确定了一个明确的方向:专注益智、塑胶、磁性玩具。他深知,自己作为行业新兵,必须从一个较小的产品类别切入才有机会成功。
爆品
从磁力积木开始,磁力枪、磁力工程车,到磁力军车、磁力女生车,酷彼伴新品数量不追求多,但保持每年都有新款,每款都能满足部分玩家的需求,目前已获得1个发明、7个实用新型专利,爆品思维贯穿公司的新品开发环节。磁力女生车系列
对于做有吸引力的玩具的广告语,陈宇很是满意,既暗喻公司硬件磁性玩具特性,又展现了公司产品开发的理念:硬件方面,从第一代磁力积木开始,产品便学习了乐高的做法,在设计时保留了通用端口,确保可以与后面的产品兼容,增强产品的可玩性和延展性;软件方面,酷彼伴借助微课堂等形式,通过儿童心理老师服务于用户,让用户认识到高质量陪伴的重要性,也让亲子关系变得更有吸引力。
尽管工作很忙,但陈宇很重视陪伴孩子,身兼产品经理的他,很善于从陪伴中获取新品开发的创意。
有一次在小区的海盗船上,一个男孩的软弹枪打到另一个孩子的眼睛,受害孩子的家长愤怒地将孩子的枪摔掉,怒斥这是暴力游戏。
陈宇并不认同这位家长的看法,在他眼里,枪对于男孩来说就是一个英雄的梦想,正如娃娃对应女孩的公主梦一样。他清晰地记得自己孩子的软弹枪损坏后不愿重买一支、固执地用透明胶布修复的场景,孩子将玩具当成自己的战斗伙伴。
酷彼伴的磁性风暴枪系列由此诞生。陈宇主导研发了这款没有实弹,没有声光的玩具枪,但产品一开始并没有获得买家的认可。一直到今年,市场开始陆续接受这款产品,安全、耐摔成为产品的亮点,也解决了大多数家长的顾虑和痛点。陈宇更看重的还有它的好玩、多变,6件套的产品可组成47种造型,孩子的创意是最强的,他会说,这是我创造的。
渠道
2015年,陈宇认为传统渠道有走向衰退的趋势,为此花了一年时间研究O2O行业,甚至计划在北上广深开千个社区店,但由于操作运营失误,资金产品跟不上等众多因素影响,这次尝试并不成功。
2016年广州玩具展之后,陈宇认识到传统地区代理商、渠道商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和销售团队,花了一年的时间,跑遍全国拜山头!由于产品的差异性备受认可,一年多以来,酷彼伴的产品迅速在玩具反斗城、商场、超市、母婴用品店乃至机场、高铁等多个渠道销售。
在稳定传统渠道的同时,陈宇并没有放弃对新媒体渠道的探索,他非常看好社交媒体营销的前景。在国内,酷彼伴今年尝试与自媒体大咖合作,并取得不错的销售成绩;在国外,代理商将产品视频上传到YouTube,让更多的玩家认识到酷彼伴品牌,最热的视频点击超过270万次,所有视频点击累计超过412万次。
对于同业竞争,陈宇不以为然,他认为同行不是冤家,应该是朋友。不论把谁打垮,又会有新的竞争者出来,不如一起把市场做大,大家共创共赢。
他告诉自己的销售团队,同行需要客户时可以介绍,今年他自己就干了不少这样的事情,因此也认识了更多的好朋友。他坚信你想获得财富,就要做慷慨大方的事情。酷彼伴货架
执拗
陈宇骨子里是一个爱折腾、反传统、不轻易妥协的人,从一开始决定进入玩具行业,他就坚定地认准了品牌路线。
进入玩具行业后,不断有国内同行希望公司可以做代工,陈宇都一一回绝;国外客商也想给他OEM订单,他反过来请客户做其品牌的代理。同行好心相劝:你傻啊,有单就接吧,模具不用钱啊?陈宇反问道:一样的产品,Logo变了,我怎么保护客户利益,还怎么做品牌?
上市公司特步找上门,希望合作出一批产品,陈宇终于妥协,但依然坚持要保留自己品牌,最后产品以联合Logo的形式推出。
陈宇说,他理解的做品牌应该像是一场长跑,虽然没有短跑选手跑得快,但会很久,很稳。他告诉记者,坚持的过程很难,中间也有很多的诱惑,今天谢绝后,第二天早上可能也会后悔到把自己的脸都打肿了,但回到公司后还是会告诉自己坚持是对的。
经过几年的曲折摸索,酷彼伴在全国的渠道布局已初步完成,公司接下来还将在新媒体、电商、外贸等领域发力,完善销售渠道。
目前,酷彼伴已经完成天使轮投资,未来计划与更多资本方合作,打造酷彼伴(MAGFUN)磁性玩具专属IP。
以前的朋友问:公司这几年都亏损,为什么还要坚持?热情能当饭吃吗?
陈宇说:当热情燃烧起来,就有吃不完的饭。陈宇与本刊记者合影来源:中外玩具全媒体中心-中外玩具制造作者:李实耀供图:酷彼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