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岁的宋郑还经营好孩子集团已有近30年时间,任天堂已经跟多家手游开发商协商过了

史诗故事》分别脱胎于梦工厂2017年推出的动画电影《宝贝老板》和《内裤队长》,好孩子集团总裁、创始人宋郑还向澎湃新闻回忆起11月7日前参加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时,手游确实给任天堂带来了一部分新的收入增长

Netflix与梦工厂动画电视部门合作,2018年将推出《魔发精灵:节奏延续》、《希瑞》、《宝贝老板:重围商界》、《哈维街上的孩子们》、《内裤队长:史诗故事》、《三以下》六部原创动画剧集,同时,《男巫》将于2019年开播。
其中,《希瑞》改编自美国
FILMATION公司1985年推出的《非凡的公主希瑞》经典长篇动画。《哈维街上的孩子们》改编自游戏,《三以下》则是阿卡狄亚故事三部曲第二部作品。
《魔发精灵:节奏延续》定档2018年1月19日,是梦工厂2016年推出的动画电影《魔发精灵》剧集版。《宝贝老板:重围商界》和《内裤队长:史诗故事》分别脱胎于梦工厂2017年推出的动画电影《宝贝老板》和《内裤队长》。
此外,梦工厂与Netflix
打造的阿卡狄亚故事三部曲第一部《巨怪猎人》第二季定档12月15
日。2019年开播的《男巫》则是阿卡狄亚故事三部曲的第三部作品。
在2013年,Netflix就与梦工厂达成合作协议,Netflix首播梦工场动画的原创剧集。2016年1月,Netflix与梦工厂动画再次达成协议,Netflix拥有梦工厂动画电影片库全球市场(除中国之外)的流媒体独家播放权。

从全国来讲,我们还是个小企业,但是总理总结的时候三次提到好孩子,说明他还是很放在心上。当然我们去参加座谈会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说明他关注的点在哪里。
近日,在位于江苏昆山花桥的办公室,好孩子集团总裁、创始人宋郑还向澎湃新闻回忆起11月7日前参加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时,有感而发。
宋郑还回忆,在讲述经营企业的体会时,李克强时不时插话,向他询问销售收入等具体情况。
李克强在发言中谈到,今年我国经济发展好于预期,有力回应了一段时间国际上有关中国经济要硬着陆的论调,成绩应充分肯定,但也要稳不忘忧、好中知难。宋郑还说,看得出总理对中国经济发展胸有成竹、高瞻远瞩,自己的企业经营体会也是印证了总理的看法。
68岁的宋郑还经营好孩子集团已有近30年时间。如今,他口中的小企业已是年销售额超过100亿元、在儿童用品市场不可小觑的力量,就连前任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到北京推介该省在创新驱动、转型发展方面的实践时,也要将好孩子作为省内企业代表重点提及。
宋郑还
外界所熟知的故事是,曾是数学老师的宋郑还从设计制造童车开始,将濒临倒闭的校办企业变成全球最大的耐用儿童用品公司和中国最大的孕婴童产品全渠道零售商,从欠债累累发不出工资,到如今吸纳来自40多个国家的高管运作全球业务;而他自己,也从一名三尺讲台前的教书匠变身为童车大王。
在概念加资本轻易吹出泡沫的年代,制造业的坚守者和创新者并未真的消失。借着总理主持的这场座谈会的由头,澎湃新闻采访了宋郑还,听他聊了聊中国企业的机会、知识产权保护、接班人等问题。
对自己的产品,他毫不谦虚,我们完全依靠创新和质量,从1996年第一辆婴儿车卖到国际市场到现在,从来没出过事;对自己的定位,他有种谨慎,搞企业的不一定是企业家,企业家应该具有完整的、系统的经营管理思维,我真的称不上。
在大多同龄人含饴弄孙、享受晚年的年纪,宋郑还投入工作的时间和精力足以让年轻人汗颜。他形容自己是小车不倒只管推,能够工作一天,就为事业奋斗一天。他承认,接班人问题是个重要问题,但接班人的问题不是我个人来确立的。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培养出一个企业家群,这当中谁最合适,最终实践会告诉你。我总是抱着这样一个思想,谁来做一个总头都可以。
谈制造业:创新和质量是王道
近30年的创业经历,让宋郑还对中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和质量强国的目标深以为然。座谈会上,他也表达了应当依靠创新和质量提升中国制造业的观点。
上世纪70年代,昆山陆家中学建起了一座校办工厂生产微波炉,一没市场二没核心技术,到了1980年代末工厂便陷入困境,不仅负债120万元,还欠着从教师手中筹集而来的18万元集资款。
当地教育局领导找到时任陆家中学副校长的宋郑还,要他想办法扭转工厂的经营状况。
上任的时候只有债务,啥也没有。回想被赶鸭子上架的经历,宋郑还感慨,自己没有机会再去考虑别的,有一个可行想法就赶紧去做。
被他偶然抓住的机遇,是一位学生家长带来的婴儿车。当时,这位上海军工厂的工程师带着一辆婴儿车来,说只要宋郑还能生产,军工厂就可以包销。
与军工厂的合作没有能将校办厂带出泥潭,但选择生产婴儿车的校办厂已经因为材料采购等原因没有了回头路可走。在调研市场后,宋郑还决定自己研发多功能婴儿车,一段时间里,他靠专利转让获得了几笔收入。
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我知道不要做什么:不能靠别人,要靠自己。这是当初的一个信念。
1989年,宋郑研究出了集推车、摇椅、学步车、躺椅于一体的四功能婴儿车。他带着这项专利证书到深圳参展时,很快有人出价15万元购买。这个价格,让他作出了不如自己生产的决定。
是年年底,这款四功能婴儿车正式推出,名字就叫好孩子,凭借一物四用的功能,很快接到了近20万辆的订单。宋郑还带着好孩子从此走上了婴儿车研发制造的道路。
热卖的产品很快被其他企业仿制,仿制品甚至比好孩子的产品还要便宜。宋郑还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没别的办法,只有不断创新,自己打倒自己,才能保持领先。
凭借创新,好孩子经历了设计代工到自主品牌再到世界品牌的发展过程。如今,好孩子每年用于研发的成本占公司的销售额超过3%,平均每半天就创造出一项全新的设计,专利数超过8000项,超过世界婴童行业竞争者前五名企业所拥有专利数的总和。
说到好孩子的质量,宋郑还更是自信满满。
从1996年第一辆婴儿车卖到国际市场一直到今天,我们已经卖出了数以亿计的婴儿车,绕地球几圈,但是从来没出过事。什么原因?讲质量。他说,好孩子从一开始心里面就挂着质量,拼命地抓质量,才能够在严酷的市场环境里得以生存。
中国企业要崛起,真的是要靠创新和质量。现在国家要建设创新型国家、质量强国,这是非常对的,我绝对拥护。宋郑还由衷说道。
谈经济形势:中国企业面临最好的机会
宋郑还猜想,受邀座谈会是因为自己在市场第一线,有一些体会、一些感受,而政府在研究制定2018年经济政策的过程中需要听取企业的声音。
11月7日,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就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做好下一步经济工作听取意见建议。与宋郑还一同受邀的还有四位经济学界专家和哈尔滨电气集团、重庆猪八戒网络公司负责人。
我提不出太多宏观的建议,就从微观层面,从我们经营企业的体会出发,谈经济发展的态势,然后提了一些建议。座谈会上,宋郑还首先对经济形势表达了乐观态度,他认为不论从国内还是国外形势看,中国企业都在面临巨大机会。
在国内,消费升级带来强大内需的背景下,供给侧改革促成的优质新国货受到消费者欢迎,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也在逐渐形成。
前几年,海外购对中国品牌带来冲击,但宋郑还认为这一势头已明显下降,消费者还是喜欢、支持优质新国货。他以双11为例,我们的活动价格并不怎么便宜,但销量与去年相比增长百分之六七十是没问题的,这说明优质新国货受到欢迎。
此外,宋郑还发现,在经历渠道巨变的冲击后,中国的零售业关闭潮已经扭转,百货公司的业绩正在恢复增长,这主要缘于实体零售业的不断改革,以及企业自我调整形成线上线下融合的新潮流。
一度,好孩子也被互联网打懵。线下成本高,只能死扛价格,线上不便宜就没人买,因此出现一个产品两个价格的局面。经历短期震荡后,好孩子逐渐将线上线下调整至同款同价同活动,内部组织结构也做出相应调整。
在线下,好孩子的做法也有一定代表性。大人需要带着小孩出去逛,不能总宅在家里。打造各种各样的场景来吸引消费者,比如儿童游乐场所等,对消费者来说这是生活,是网上没有的生活。线下就有了优势。
线上线下各得其所,都是围绕着用户的需求,这是供给侧改革带来的中国商业新气象。宋郑还总结,但假如没有强劲的需求,做得再好也没有用。
在海外,尽管形势错综复杂、黑天鹅接二连三,宋郑还认为应看到中国企业的机会刚刚开始。
他给出的理由是,将近4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培养出一批很好的中国企业,既具备适应市场经济的能力,又善于利用中国资源。
我们能够看到一些在国际上顶天立地、名声显赫的企业,其实背后还有很多强悍的企业正在走出去,它们有力的天然的后方就是中国。
从1994年布局国际市场到现在,好孩子集团已经发展为总部、供应链管理中心在中国,品牌经营管理在德国,融资法务在香港,大数据中心在捷克,七个研发中心分布在各个国家,区域性经营总部则以中、美、德三个母市场为轴心的格局。
虽然我们早走了一步,今天来讲很领先,但是其他企业还是有机会,中国企业的机会是最好的。宋郑还说,而且中国企业还有一个优势,对于互联网的应用中国是最领先的,其他国家的电子商务,有的还没起来,有的刚刚起步,看起来都小巫见大巫,这些阶段我们都经历过,有太多的经验。
感触最深:总理的现场办公
回忆起座谈会,宋郑还印象最深的是总理的现场办公。
谈完对经济形势的看法,宋郑还给总理提了四条建议。分别是:进一步扶持小型企业;严格管理市场、创造公平的市场环境;外汇政策要灵活一些,对企业正常的、良性的并购要支持一些;建议儿童乘车要用汽车安全座。
刚说到希望外汇管理对企业正常的并购对一些支持,李克强当场就提问,是不是你们碰到了问题?
宋郑还答道,以前没碰到,但最近有一个并购碰到一点问题。
听他讲完,李克强马上找外管局局长现场办公。等座谈会结束,宋郑还还没离开中南海,就接到了询问具体情况的电话。
11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就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做好下一步经济工作听取意见建议。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出席。
新华社 图
其实,困难我们已经解决了,但是我一提出来,总理马上就来给我们解决,对我们鼓舞很大。宋郑还说,从全国来讲,我们还是个小企业,但是总理总结的时候三次提到好孩子,说明他还是很放在心上。当然我们去参加座谈会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说明他关注的点在哪里。
扶持小企业,那里会孵化出工匠精神、双创精神。这一条建议,宋郑还也是从公司的经历谈起。
好孩子虽然已经拥有被欧美都认可的国家级检测中心,但仍然保留着传统检测方法,即一条跑道,模拟石子路、沙滩路等一切可能会遇到的各种糟糕路况,由员工推着负重的婴儿车试验。一款新产品的检测少则200公里,最多时要500公里。事实已证明任何再先进的检测设备也替代不了人工体验性检测。
这只是小企业做的事,大企业怎么会出这么一个招呢。他得出结论,好孩子走的路,所有企业都能走。所谓的小企业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去创造、创新的一种精神,一种范式。
对于创造公平市场环境的建议,宋郑特别提到要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给予最严厉处罚。
好孩子到现在已经打了150多次的官司,有的在国际上,大部分在中国,判决的金额总共也就四千万元不到。这意味着侵权成本很低。
在与一家国外公司的合作中,宋郑还见识了国外企业因侵权被处以惩罚性赔偿终至倒闭的过程,从此以之为训。我们现在出去并购,第一件事是查知识产权,这是个隐患。你买下来后,突然人家来告你,这是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损失不得了。他说。
学界业界有一些观点认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应当适度,否则不利于创新,也不利于企业的早期发展。
但宋郑还认为,中国企业要走出去,首先要过知识产权这一关。我们在和知识产权部门的交流中知道,他们掌握的尺度是不要保护过度,过度会把中国企业给扼杀掉。但这是以前,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企业船底下已经有水,怎么让它跑出去。如果不创新,怎么跑出去?
他支持对知识产权保护施以高压政策。今天的中国人,要逼他不准抄袭,这样才能激发起他们的创造力。应该看到中国现在的人才红利,大学生非常多,海归也越来越多,要有信心,中国是压不垮的。
谈人生规划:小车不倒只管推
今年9月,中央以专门文件明确企业家精神的地位和价值,对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提出要求。
宋郑还深受鼓舞但自谦道,搞企业的不一定是企业家,企业家应该具有完整的、系统的经营管理思维,我真的称不上。
但他表示,自己一直考虑如何在公司培养起50人左右的企业家群体。我一直这样讲,如果每个员工都是一棵草,那我们可能是一片草原;但如果我们每个员工,至少是每一位干部都是参天大树,那我们就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共同的愿景、使命和价值观是宋郑还认为能够团结起企业的重要力量。贯穿在他所说的企业家群培养过程中的,是他在好孩子创办之初为企业提出的四个机制信仰、道德、情感、利益。
回过头来想想,好像还是蛮对的。企业不是为了赚钱,赚钱是一个结果。只有怀揣信仰,一起为梦想脚踏实地地奋斗,这个过程中你自然而然会成为一个富有的人。
把信仰排在第一位的理念,多少与企业经营者所处的环境、所经历的时代有关。
我们这一辈人是折腾最大的一辈人,我们的烙印是抹不掉的。哪怕是四五十年没碰过面的同学,一见面就能感觉到,我们是同个年代的人。
经历过文革的宋郑还对理想和奉献有深刻的理解。观察这群同学,他发现,他们哪怕已经老得不中用了,骨子里却还是受着那个年代的教育,充满着理想、热情、事业心,假如需要他们苦干、需要他们奉献,那是没得说。
曾经的宋郑还也是如此,干农活一定要干得最好。当时我们评工分,8分是最高分,我就是8分,干什么都不会比那些农民差。就是插秧比较困难,因为腰太酸了,其他的什么都不差。他笑着强调。
到好孩子创业时,宋郑还也给自己提出一个又一个第一的目标。
最开始的时候就跟员工提出要做第一,结果第一是什么呢?什么也不知道。不管怎么讲,我就是要做最好。结果婴儿车做了中国第一,就要做世界第一;婴儿车做到第一,就想儿童汽车座椅也做到第一现在我要做儿童用品第一,儿童用品第一还不够,我们还要做儿童用品生态圈。
所以你看哪有底,追求的目标没有底的。有一句话,小车不倒只管推,我起我的作用,但主要是依靠团队,依靠年轻人。但是我能够工作一天,就为这个事业奋斗一天。他说。
如今,68岁的宋郑还依然全身心投入在好孩子的工作中。一位好孩子的管理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在公司年会上,宋郑还能够脱稿发言四五个小时,精力充沛,对公司状况了然于心。
对于接班人的问题,他表示,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培养出一个企业家群,这当中谁最合适,最终实践会告诉你。我总是抱着这样一个思想,谁来做一个总头都可以。

虽然表现远不如 Switch 出彩,但任天堂手游暂时是不会停下来了。
《华尔街日报》援引信源消息称,任天堂希望,在现有的合作伙伴、游戏开发商
DeNA 基础上,再增加一些新的合作方,目的是加快手游开发节奏。
信源称,任天堂已经跟多家手游开发商协商过了,但暂时还没有确定下来。包括一些跟任天堂合作过游戏的开发商,例如像
GungHo online Entertainment 公司,据说已经跟任天堂接触过了。
任天堂开发手游是从 2015 年开始的。2015 年 3 月份,任天堂跟 DeNA
公司合作开发手游,计划是在今年 3 月前推出 5 款手游。双方各自向对方投资
22 亿日元,任天堂持有 DeNA 公司约 10% 的股份。
随后,两家公司合作推出了《超级马里奥跑酷》、《动物之森:口袋营地》等 4
款游戏。 按照 DeNA 公司的说法,他们还将继续跟任天堂合作开发手游。在 11
月份的财报会议上,DeNA 公司称,他们计划每年至少推出 2
款手游,但游戏形象和推出时间还在跟任天堂协商中。
现在任天堂希望引入新的手游开发商,直接原因可能是,DeNA
公司的游戏开发节奏远低于预期。目前 DeNA 公司只拿出了 4
款手游,只有最后一款基于《塞尔达传说》开发的手游很可能是在明年上市,这个速度远低于预期。引入新的手游开发商,可能有助于手游推出节奏加快。
手游确实给任天堂带来了一部分新的收入增长。截止今年 9 月,任天堂前 6
个月智能设备和 IP 相关收入 179 亿日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426%,这部分主要是手游。 不过,根据游戏分析平台 Sensor Tower
的数据,任天堂的手游带来的收入也不太理想。最新的《动物之森:口袋营地》上线
9 天,带来了 1000 万美元的收入,相比之下,同时间段的《超级马里奥跑酷》是
2400 万美元,《火焰纹章英雄》是 3300
万美元。虽然上架国家数量不同,对收入有影响,但任天堂最重要的游戏形象马里奥,收入表现也不够好。
根据 App Annie
的数据来看,每月收入排行榜上,《王者荣耀》、《皇室战争》等游戏长期待在前
10 名里,《超级马里奥》、《火焰纹章英雄》等都没有进入前 10 名。任天堂在
10 月份称,《超级马里奥跑酷》的收入没能达到他们预期。 不过,相比 Switch
游戏机的热卖来说,手游业务对任天堂来说不怎么重要。根据任天堂公布的数据,卖价
2000 多元的 Switch 的销量已经达到了 1000 万台,单游戏机的销售就带来了
200 亿人民币。Switch 游戏机至少搭配卖出一款游戏。 但现在 Switch
游戏机大卖,任天堂拥有充足的现金流,投入一笔钱做手游对任天堂来说不是什么负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