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Veigh)在自己后花园里养了几只花栗鼠,以前一个玩具一个人能玩半天呢

McVeigh)在自己后花园里养了几只花栗鼠,这项运动提倡将设计理念应用到更广泛的领域,不怎么会玩玩具了

加拿大业余摄影师克里斯·麦克维(Chris
McVeigh)在自己后花园里养了几只花栗鼠,然后让它们和《星球大战》里的角色木偶玩具进行拍照。他给拍出来的这些照片合集起了个名字叫“穿越”。整个拍摄制作花了4年的时间。
2

这些设计不仅仅是靠噱头吸引眼球,重要的是能够切实地帮助忙碌的人们—在繁忙高压的后工业社会,他们需要随时保持精神饱满、身体健康以应付各种挑战。

双鱼座宝宝牛牛前两天生日,不出意外地又收到了大量玩具礼物。“又淘汰了一些,半个阳台都堆着放玩具的箱子。”更让牛牛妈焦虑的是,牛牛似乎“不怎么会玩玩具了”。“常常是拿起一个,摆弄两下,再拿起另一个,跟猴子掰玉米差不多。以前一个玩具一个人能玩半天呢。”美国儿童教育学者日前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认为玩具过多容易影响孩子的智力发育。

1

在大多数人看来,保持健康的方法就是饮食、运动和药物。但事实上,你身边的环境、物品也和你的身心健康息息相关。即使你身在旅途之中,或在水深火热的工作中,一件收纳和使用都很方便,设计简单的小道具,会让你获得一定程度上的安全感。以下就是这些灵巧又古怪的物件。

聪明妈妈要学会管理玩具

加拿大业余摄影师克里斯·麦克维(Chris
McVeigh)在自己后花园里养了几只花栗鼠,然后让它们和《星球大战》里的角色木偶玩具进行拍照。他给拍出来的这些照片合集起了个名字叫“穿越”。整个拍摄制作花了4年的时间。
2

美国加州艺术学院新开设的设计工作室,导师科林·欧文、查理·谢尔顿和加里·吉巴尔迪带领他们的学生对日常用品进行重新设计,以帮助人们生活得更健康更和谐。这个功课的主题被称为“第二意见”—许多人在被诊断出某种疾病后,常常会找其他医生征询,然后才安心接受治疗,这就是“第二意见”。

据悉,美国这项研究的学者全都是“0~3岁项目”的成员,他们认为“给孩子们过多的玩具或不适当的玩具会损害他们的认知能力,因为他们会在如此多的玩具面前显得无所适从,无法集中精力玩一件玩具并从中学到知识。”

这些设计不仅仅是靠噱头吸引眼球,重要的是能够切实地帮助忙碌的人们—在繁忙高压的后工业社会,他们需要随时保持精神饱满、身体健康以应付各种挑战。

“相当认同此观点。一大堆玩具放在你面前,如果是我都不知道选什么了,这个也想玩,那个也想玩。聪明妈妈应该会管理玩具。”杭州天水幼儿园的戴老师告诉记者,太多的玩具对孩子来说是过度刺激。这个玩玩那个玩玩,确实会使注意力不集中。

事实上,这还是近年来兴起的“广泛化”设计运动的一支,这项运动提倡将设计理念应用到更广泛的领域,帮助解决各种问题。著名的英国杂志《经济学人》还在2010年举办过一个以“设计思维”为主题的创意论坛。所谓“设计思维”,资深设计记者、《微光》一书的作者沃伦·伯杰将它简单地定义为“像设计师一样思考”。因为这种思考,我们得以享受克服生活中的种种难题,并且更好地享受生活。

5岁小朋友的妈Tina有一套整理玩具秘籍:“玩具整理的分类不用太仔细,把最常用的、每天都离不了的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比如安抚熊之类。”此外,将玩具放在家的多个地点要比集中摆放在一起好,比如一部分客厅,一部分卧室,一部分爷爷奶奶家。这样更可以提高玩具的利用效率。“家长要暂时收藏一部分,过一段时间拿出来‘循环’一下,小朋友就能保持新鲜感了。”

发泄毛绒玩具

家长陪玩,孩子更健康

这种毛绒玩具可以向任意方向弯折,用以让人们发泄情绪。为了找到哪种材料会让人们在弯折它时得到最大的“快感”,设计者山姆·弗里曼在两个大包里装了好几种材料,到画廊里让人们体验弯折它们的感觉。最后胜出的那款材料被用来作为玩具娃娃的骨架,这听上去很简单,但效果却很惊人。它可以随意向任何方向弯折,然后又很快恢复原状。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现在小朋友玩具真的很多。一个3岁小朋友的妈妈告诉记者,家里至少有50个玩具。“还不包括已经送人的。”

“其实就是两个面对面贴在一起的卷尺,所以它们可以向任何方向弯折。”弗里曼说。至于毛绒玩具的其他部分,他说,“绒毛部分总让我想起些什么,直到昨天我才想起这像一个提线木偶。”

戴老师说,幼儿园里有个孩子很喜欢汽车,每次带来的都不重样,至少10多辆。“还有个男孩很喜欢恐龙,不仅有很多恐龙的书,还把很多小恐龙模型带到幼儿园里来。有个小女孩,她众多娃娃里面,有一个跟她竟然重名的,都叫‘可儿’。”

他的目标用户是那些第一次开始全职工作,背负很重大的恼人的责任的人们。在办公室里放一些这款毛绒玩具也可以帮白领们缓解压力。

“孩子的注意时间本来就比较短暂,过多的玩具反而会干扰孩子。家长们要做好规矩,告诉小朋友,一个玩具玩好之后,必须整理放好,才可以开始玩下一个。”杭州新华幼儿园竹竿巷分园吕苏春老师告诉记者,无论玩具多少,最佳的状态是父母陪玩。“家长陪着一起阅读、唱歌、做游戏,这样的小朋友在智力发育方面肯定更好。”

不对称运动胸罩

浙大华家池幼儿园沈老师建议,在崇尚环保的大环境下,讲究一物多玩,挖掘一种玩具的多种玩法。就比如皮球:可以拍球、滚球、踢球,互相抛接球、传球等,每次尝试相信孩子都能有新的体验。

一些设计师“干预”的是一些比弗里曼更实际的领域。克莱尔·苏为那些切除了单边乳房的妇女设计了运动胸罩。现在市面上为这些罹患乳腺癌切除单边乳房的女人设计的胸罩,都试图让两只乳房看起来一样大小,苏的设计则是让两边大小完全不同,而不是掩饰两者的区别。“我的想法是让不对称成为另一种常态,”她说。
2 3 4 5 6 7 8

舒适趴睡的工作台

很多上班族在午休的时候会趴在桌上睡觉。设计者尼克·德马科的灵感就来源此—“白日梦想家”。除了笔记本电脑大小的书写表面外,桌面的其他部位都是由海绵泡沫制成。

这和健康有什么关系呢?“我的设计主题是缓解压力,”德马科说。“我不准备把重点放在具体的压力来源上,而是鼓励用轻松的态度看待生活。”根据这一原则,德马科反复修改的设计中包括表面有迷你沙花园的禅台。“你不能在上面写作或者计算,”德马科说。“剥离了与桌子紧密相关的”工作”的概念,我的设计将对”工作”的反省、放松和冥想放在首位。”

1 2 3 4 5 6 7

舒适睡眠枕头

商务人士的睡眠质量通常都不好。这看起去是小事,但是实际上,各种健康问题多少都和睡眠不足有关系。这也许就是设计师设计这系列枕头的原因—让你“像动物一样渴望睡眠”。

据观察,很多人都对这些巨大的枕头很感兴趣。枕头上有一个“钥匙孔”—当然这只是无聊、拟人化的设计,并不推荐你真的把脑袋塞进去。
1 3 4 5 6 7 8

社交盔甲

数以百万甚至千万计的人患有社交焦虑症。一件“社交盔甲”应运而生—它外观看来是一件厚重的羊毛配饰,而里面嵌有60块磁铁。一旦使用者觉得自己身处窘境,需要心理保护时,这些磁铁可以让一条普通的围巾变形成“盔甲”,把自己包裹起来。

办公室弹簧椅

办公室生活中,你常常一整天都坐在椅子上,这完全不利于保持良好的体型。一款新型的弹簧椅可以用来对付这个问题。坐在这张椅子上,你只需用到腰部和腹部的肌肉,有点像通常放在卧室里有时还会坐着弹两下的那种傻乎乎的塑料球。但是不同之处在于:它看起来就像是正常的椅子。最棒的是,你从这种椅子上起身后,它会自动挺直,就好像是活的一样。
1 2 4 5 6 7 8

防手抖红酒杯

亚伦·麦肯齐的祖母有多发性硬化症,行动“力不从心”,其中一个问题是每日三餐无法使用正常的杯子—她的手不能灵活地握住杯子,而会将它摔落。因此,麦肯齐的设计就是让他的祖母能享受正常的晚餐。设计并不能治愈她的疾病,但是可以让她的生活更轻松。

为了达成设想,他用黏土做了很多不同的杯子模型,既要让祖母能拿稳杯子,又不能让祖母的不便太引人注目。经过几十次反复试验,他最终的方案是在普通的玻璃葡萄酒杯杯底和杯颈连接处增加一个小的黄金杯托。为什么要用黄金?他觉得祖母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而且通常为残障人士设计的物品很少有考虑到美感,他要做出改变。
1 2 3 5 6 7 8

便携癫痫检测仪

这个设计是利用新的传感和无线技术为癫痫患者作概念性探索。耳机可以连续监测佩戴者的脑电波,发送给图中的项链。与内置的加速度计配合,这个小工具可以分辨发病症状。项链会像生命报警系统一样提醒医生,并且通过一个小型的喇叭为愿意提供帮助的旁人提供指导。
1 2 3 4 6 7 8

保健Wii飞板

并不是每个设计最终的成品都会像一开始设想的那样。马特·欧文最初设想做一把帮助人们保持健康的椅子,而且坐上去会很有乐趣。但是当他继续具体设计细节之后,最终得到的是一个飞板状的装置,还带有一个Wii控制器—如图所示,装在板子中央的Wii控制器。
1 2 3 4 5 7 8

时尚盲人手杖

很多人认为“设计”是视觉媒介,而戴安娜·张的设计进入了一个很少有人涉足的领域,满足盲人对设计的需求。“现有的很多针对盲人的产品都没有经过特别的设计,从材料到造型到颜色甚至包装都很糟糕。”张说。她指出,盲人也需要时尚,也对美有追求。她设计了一种新型的手杖,不会让盲人在人群中特别引人注目,但和传统的带握杆的白色长杆不同,她设计的握杆提供了更好的手感,、手杖还可以像雨伞一样收缩。

而最终的设计会采用不同的材料。将来,设计者还打算集成电子传感器,提醒使用者潜在的危险,这些都是普通手杖望尘莫及的。
1 2 3 4 5 6 8

这些设计不仅仅是靠噱头吸引眼球,重要的是能够切实地帮助忙碌的人们—在繁忙高压的后工业社会,他们需要随时保持精神饱满、身体健康以应付各种挑战。

在大多数人看来,保持健康的方法就是饮食、运动和药物。但事实上,你身边的环境、物品也和你的身心健康息息相关。即使你身在旅途之中,或在水深火热的工作中,一件收纳和使用都很方便,设计简单的小道具,会让你获得一定程度上的安全感。以下就是这些灵巧又古怪的物件。

美国加州艺术学院新开设的设计工作室,导师科林·欧文、查理·谢尔顿和加里·吉巴尔迪带领他们的学生对日常用品进行重新设计,以帮助人们生活得更健康更和谐。这个功课的主题被称为“第二意见”—许多人在被诊断出某种疾病后,常常会找其他医生征询,然后才安心接受治疗,这就是“第二意见”。

这些设计不仅仅是靠噱头吸引眼球,重要的是能够切实地帮助忙碌的人们—在繁忙高压的后工业社会,他们需要随时保持精神饱满、身体健康以应付各种挑战。

事实上,这还是近年来兴起的“广泛化”设计运动的一支,这项运动提倡将设计理念应用到更广泛的领域,帮助解决各种问题。著名的英国杂志《经济学人》还在2010年举办过一个以“设计思维”为主题的创意论坛。所谓“设计思维”,资深设计记者、《微光》一书的作者沃伦·伯杰将它简单地定义为“像设计师一样思考”。因为这种思考,我们得以享受克服生活中的种种难题,并且更好地享受生活。

发泄毛绒玩具

这种毛绒玩具可以向任意方向弯折,用以让人们发泄情绪。为了找到哪种材料会让人们在弯折它时得到最大的“快感”,设计者山姆·弗里曼在两个大包里装了好几种材料,到画廊里让人们体验弯折它们的感觉。最后胜出的那款材料被用来作为玩具娃娃的骨架,这听上去很简单,但效果却很惊人。它可以随意向任何方向弯折,然后又很快恢复原状。

“其实就是两个面对面贴在一起的卷尺,所以它们可以向任何方向弯折。”弗里曼说。至于毛绒玩具的其他部分,他说,“绒毛部分总让我想起些什么,直到昨天我才想起这像一个提线木偶。”

他的目标用户是那些第一次开始全职工作,背负很重大的恼人的责任的人们。在办公室里放一些这款毛绒玩具也可以帮白领们缓解压力。

不对称运动胸罩

一些设计师“干预”的是一些比弗里曼更实际的领域。克莱尔·苏为那些切除了单边乳房的妇女设计了运动胸罩。现在市面上为这些罹患乳腺癌切除单边乳房的女人设计的胸罩,都试图让两只乳房看起来一样大小,苏的设计则是让两边大小完全不同,而不是掩饰两者的区别。“我的想法是让不对称成为另一种常态,”她说。
2 3 4 5 6 7 8